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零部件 正文

谎言/利益共谋 20万吨退役电池去了哪?

收藏 阅读全文 (0条) 纠错 向编辑提问

  [汽车之家 行业]  2020年,新能源汽车迎来了属于自己的狂欢。

  国内新能源车企市值狂涨、动力电池制造商订单“爆仓”……但很少人道出“狂欢”背后的巨大“阴暗面”。与售前热闹形成对比的是,电动汽车生命周期的末端,迟迟未得到市场的足够重视,如同“皇帝的新衣”。

汽车之家

  据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2020年国内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将超20万吨(约25GWh)。20万吨是什么概念?或许可以装满上海陆家嘴“三件套”,但如果处理不当,将会对环境造成长达50年的污染。

  老大难问题已存在多年,但电池回收巨头格林美董事长许开华却道出一番话劝退新玩家:“别进来,纯粹是浪费钱,只有行业前五才能生存下来。”这背后的原因发人深省。

车已亡,户口仍在

  20万吨退役电池都在哪里?无法追溯正是目前一大痛点。

  据一位市场人士向汽车之家透露,他有一个朋友专门做倒卖电动二手车生意,俗称“车贩子”。说来也神奇,在他手里总能不定期的拿到一批批二手、三手甚至是五六手的国产新能源汽车。一些低价甩卖给“常规”用户,而另一些则改头换面,流入河南、江西、新疆等偏远地区。

  在二手车市场或“黄牛”手中几番折腾后,这些搭载着早已到了“退役”阶段的动力电池随着整车不知所踪,甚至还会出现“电动汽车已亡,但户口犹在”的怪象

汽车之家

  对于规模化“迁徙”的电动汽车,上述“黄牛”朋友还能提供特殊服务——上“户口”。“在很多偏僻村庄,一个老人名下可以挂20多辆电动汽车。”

  “对于消化不掉的电动汽车,就暂且堆砌在村民们的自家院落或空地上。而对于‘黑户’的电动汽车,一部分会卖给拆车厂,一部分会卖给‘小作坊’电池回购商。”上述消息人士补充。

  理论上,目前国内电池生产企业基本都按照要求,对新生产的电池进行了编码可追溯,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仍会存在具体问题。

  比如,上海一位新能源车主刘思(化名)近期处理了一辆车龄6年的新能源车,电池已过质保期。“送去4S店(回收点)太不划算,二手车市场交易会卖价更高些。”在比较过多个渠道后,刘思最终以较满意的价格在二手车市场把车卖了。

  事实上,首任车主在购买新车时,经销商会对车主信息进行登记,车企可据此对车辆及电池进行跟踪;而一旦首任车主出售车辆,跟踪链条就会中断,电池的去向就难以掌控

  这些不知道经过了几手的电动汽车,在中间商的利益驱使下,早已流向偏远地区。虽然经过政府的多轮取缔,该乱象已隐蔽许多,但依旧未能根治。

汽车之家

  这些地下链条的始终存在,给电池回收“正规军”造成较大冲击。

■“正规军”打不过“游击队”

  为了规范市场秩序,国家曾多此出手。2018年,工信部公布首批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包括邦普循环、格林美、华友钴业等五家企业入围。2020年12月,工信部又公示第二批22家企业名单。

  进入“白名单”的企业被视为“正规军”,意味着其在回收的资质、渠道、技术、规模等方面具备了较完善的体系和运营能力。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回收不到电池是“正规军”面对的最大问题。

  在电池回收产业链条中,总夹着一批中间商,他们能灵活操控回收电池的价格,挥舞着手上的大刀,将之架在回收企业的脖子上。

  “这些中间商总能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拿到货源,我们也不知道其中的猫腻。”锂电池回收高级研究院资深人士坦言,“他们大多会卖给非白名单企业,可以免除开发票等环节。”

  这也意味着,越正规的回收企业越拿不到货。

汽车之家

  另一方面,出售原材料的,希望价格越高越好,而采购原材料的,则希望价格更低。

  “如果电池回收后的价值是1万元,我们最多报价6500元收购,但小作坊则可能出到8000元以上。”华友钴业相关负责人称,“这个价格明显超出了我们的盈利范围,你说我们怎么和他们竞争?”

  对于非“白名单”企业,包括隐藏在“黑市”的拆车厂以及小作坊,大多没有专业的电池分解设备。如果暴力拆解和提取,会给作业人员的人身安全和环境安全带来隐患;如果废弃的电解液采用非法掩埋或倾倒的方式进行处理,会对方圆几公里的土壤和水质都将造成不可逆的污染,威胁人类的身体健康。但地下作坊们在利益最大化驱使之下往往不会考虑这么多。

  1月7日晚,来自湖南宁乡的一声爆炸声让宁德时代一天内市值蒸发200亿元,同时也将电池回收安全问题送上了风口浪尖。经报道显示,爆炸企业是宁德时代的孙公司邦普,因废渣堆放车间的废铝箔起火发生燃爆。

汽车之家

『1月7日,宁德时代间接控股子公司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发生爆炸起火。』

  “当时,电池回收圈的资深人士都懵了,大家有猜测是氨水、萃取剂或锂电池发生爆炸,谁也没想到是铝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此前,回收企业没有针对铝粉自燃做过培训,对于安全没有认识到位,以至于用错灭火方式酿成大祸。”

  此次事件也给整个电池回收行业敲响了警钟,正规企业对安全尚有意识不足之处,更何况“小作坊”。

  据业内预估,2020年的退役电池中,至少有三分之二没有直接流通到“正规军”手中。面对“无米之炊”,除了邦普在电池回收领域实现盈利外(宁德时代“庇佑”下),其他企业大多处于亏损状态,只有少数企业在盈亏平衡点。

向编辑彭斐提问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文章导航
收藏
+1
+1
发表我的评论
您认为文章写的好么:
评价内容: 修改 本文共有 4 个网友评价,其中100.00%好评,0%差评。
评价理由:语句不通/文章阅读困难
0/5000字 提 交 同步到:
最新文章
加载中